歡迎來到好奇專題分享網! 手機訪問: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魂斗罗归来无限钻石版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Hope來自:甘肅省 武威市 涼州區  坐標: 165240° 時間:2019-05-13 15:38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缺失: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

教授,你好壞

第一章 話不投機

癢,好癢,迷迷糊糊中,楊瑩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上有什么在滑動,濕濕的,熱熱的,弄的她好癢。

" 啪 " 楊瑩瑩就給了那東西一巴掌。

蘇圣杰可沒有防備,正在吻著楊瑩瑩的身體,卻無緣無故的挨了一巴掌。

這個女人!還不能對她太客氣了,蘇圣杰的怒氣上來了,他粗魯的把楊瑩瑩身上僅剩的幾塊布給撕裂了,扔在了地上。

布帛的撕裂聲,把楊瑩瑩給嚇醒了,加上身體的燥熱,她慌亂的睜開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 教,教,教授?" 楊瑩瑩看著眼前放大的完美的俊臉,不可思議的喊出了聲兒。

蘇圣杰沒有理楊瑩瑩,扯完了楊瑩瑩的衣服,又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直到看到蘇圣杰健壯的上身,楊瑩瑩才驚醒過來。

" 教授,你要做什么?"

" 我要做你欠我的事!你欠了我的,我今天要連本帶利的都要回來。" 蘇圣杰把健碩的身體壓了上去。

楊瑩瑩本能的想推,可是又覺得貼著很舒服,她的身體越來越熱,迫切的需要什么。

" 我欠你的???!" 在沒有什么前戲和征兆的情況下,楊瑩瑩就被蘇圣杰刺穿了,那撕裂的疼痛,讓她有了片刻的清醒。

昨晚她在 " 帝豪 " 酒吧推銷啤酒的時候,為了多賣一扎,跟客人打喝了一杯,后來就覺得頭暈,那個時候可沒有看到蘇圣杰。

" 你這個女人,太不負責任了,哼。" 蘇圣杰一邊做著他喜歡的運動,一邊嘴里還在發泄著怨氣。

楊瑩瑩被身體的創傷痛的都要暈過去了,蘇圣杰說的話她也沒功夫去理會了,她的效完全發作了,她突然想蘇圣杰就這樣,就這樣,不要停下來。

楊瑩瑩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渾身的酸痛,她有點兒斷片了,她好像看到教授了,不過教授好像不是以前的冷冰冰的樣子,而是,而是……

哎,楊瑩瑩閉著眼去床頭抓手機,被一只胳膊抓住了。

" ??!" 楊瑩瑩嚇的尖叫了起來。

" 大清早的叫什么叫?" 蘇圣杰皺起了眉頭。

楊瑩瑩看著面前的人,確實就是教授,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

原來剛才自己想起來的都是真實的,自己失身了,而且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人,可是她卻一點兒都不開心。

" 教授,真的是你?可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雖然楊瑩瑩愛著蘇圣杰,可是卻也不能接受他用這樣的方式對她。

" 你還好意思問?楊瑩瑩,你真的是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昨天晚上要不是遇到我,你是不是又會跟其他男人上床?" 蘇圣杰起了身,厭惡的看著楊瑩瑩。

"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楊瑩瑩拉著被子,遮住自己身上的草莓印。

" 哼,你是什么樣的人,我清楚的很,不要在這里裝圣女了!你這樣裝,無非就是想多要一點兒錢,放心,我會給足你的。" 說完蘇圣杰就去洗澡了,好像楊瑩瑩是有多臟似得。

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己是招誰惹誰了?被強的人是她好不好,怎么看著想蘇圣杰被強了似得。

掀開被子,看著床上那紅色的花朵,楊瑩瑩的眼淚落了下來,她不明白為什么在他的眼里,是這樣看自己的。

第二章 做我的情人

楊瑩瑩看著地上被扯的七零八落的自己的裙子,嘆了口氣,可怎么辦,沒有衣服穿,怎么出去?

她看著蘇圣杰的襯衣,也沒想什么,就拿過來穿上了。

蘇圣杰洗了澡出來,就看到楊瑩瑩穿著自己的襯衣,露出白皙的長腿和半個翹臀,正在把地上的破布收拾了。

看著那香艷的畫面,蘇圣杰的喉頭一緊。

" 你在做什么?誰讓你穿我的衣服的?" 蘇圣杰圍著浴巾走了過去,俯視著楊瑩瑩。

" 我的衣服破了,我沒有衣服穿。" 楊瑩瑩指了指地上的破布。

" 我會讓人給你送來,把我的衣服脫下來!" 蘇圣杰把臉扭到了一邊,不敢看楊瑩瑩現在的模樣。

楊瑩瑩知道蘇圣杰有潔癖,她知道他嫌自己臟,默默的脫下了蘇圣杰的襯衣。

脫了衣服的楊瑩瑩,拉開了被子,再一次鉆進了被窩,她往里挪了挪,想避開那團令她傷心的紅色。

她這一舉動,正好被蘇圣杰看在了眼里,還以為她是生氣自己占了她的第一次。

" 做這個花不了幾個錢吧?" 蘇圣杰看了一眼那團紅。

" 教授,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如果曾經對你的死纏爛打讓你嫉恨,那么我對你說一聲兒對不起,今天的事情我也就當做沒有發生,我們就兩清了,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再一次的侮辱,徹底的激怒了楊瑩瑩,她扯下了床單,裹住了自己,就要離開。

" 站??!那床單也是酒店的,你不能拿走,等一下,會有人給你送衣服。" 蘇圣杰的臉黑的像煤炭一樣。

已經走在門口的楊瑩瑩,停住了腳步,好像他也不是那么壞,還知道讓人給自己送衣服。

見楊瑩瑩停在了門口,蘇圣杰悠閑的坐在了沙發上,用手指磕著茶幾。

" 楊瑩瑩,你的脾氣還是那么的倔,我聽說你現在很缺錢,是不是當年的那個老男人把你給甩了?你媽媽在醫院每天都會用很多的錢吧,這個錢我可以給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蘇圣杰很喜歡看楊瑩瑩氣急敗壞的樣子,這個時候她就跟一只炸了毛的小貓咪一樣。

" 什么條件?" 楊瑩瑩對著門,以為蘇圣杰會幫自己出主意,結果她沒有想到,蘇圣杰說出的話,就像一把匕首插進了她的心口。

" 做我的情人。" 蘇圣杰一雙深邃的眼睛,一直盯著背對著他的楊瑩瑩。

楊瑩瑩轉過身來,一雙無神的眼睛望著蘇圣杰,她的眼里有著痛楚。

蘇圣杰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間的痛,不過他很快的就調整好了,對于這樣的女人,他是不應該心疼的。

" 教授,謝謝你給我這樣的機會,不過,這樣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 那好,我就看你能倔到什么時候。" 蘇圣杰沒有再提這件事,他知道,她會來求他的。

兩人僵持的時候,有人來敲門,蘇圣杰應了一聲兒,那人推開門,把一個紙袋放到了門口就退出去了。

" 穿上吧,想通了就來找我,這是我的電話。" 蘇圣杰站了起來,把紙袋拎起來放在了楊瑩瑩的手里,還有他的名片。

第三章 沒錢住院

楊瑩瑩如同僵尸一樣機械的穿上了衣服,曾經她心中的男神,把她看成了最低賤的女人,她的心里在滴血。

穿好了衣服,楊瑩瑩把蘇圣杰的名片扔在了一旁,想了想,又把名片撿了回來。

走出了酒店,晴朗的天空萬里無云,可是楊瑩瑩的心卻被一朵烏云壓的死死的,壓的她都喘不過氣來了。

她打了個電話,讓好友丁當給自己請了個假,她是沒有心情去上班了,她現在的這個狀況,也沒法集中精力工作了。

楊瑩瑩想回自己的出租房,好好的痛哭一次,自從當年家里的公司破產,她輟學,父親被抓,母親生病以來,她都沒有哭過。

她用她幼小的肩膀,不停的去打工,就為了給母親掙錢治病。被人冤枉過,被人嘲笑過,最可憐的時候,她為了節約一塊錢的飯錢,在垃圾桶里找過吃食,她都沒有哭過。

可是今天,她想哭,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場,把這兩年心里的憋屈都發泄一下。

坐在公交車上,楊瑩瑩一直都呆呆的,直到那電話鈴聲,把她喚回了神。

楊瑩瑩一看是醫院陸醫生的電話,陸醫生是媽媽的主治醫生。

她急忙接起了電話:" 你好,陸醫生,我媽媽怎么樣了?"

" 瑩瑩,咳咳,你媽媽已經欠費三十萬了,如果再不繳費的話,就要停了。我和你媽媽多年的關系,也只能這樣了,再欠下去,醫院也不會給我面子了。" 陸醫生艱難的說,她也沒有辦法了,雖然知道楊瑩瑩已經很努力了,可是她媽媽每天的治療費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 好的,好的,陸醫生,我去想辦法。" 本來想大哭一場的楊瑩瑩,被這消息把淚水又給憋回去了。

楊瑩瑩摸出了自己的錢包,現金也只有五百塊了,卡上有三千塊,這個月的工資還沒有發,就算是找丁當借,也只能借幾千塊錢。

丁當就算是會借給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借了,丁當的家庭不是很好,一家人都是工薪階層,她已經找她借了錢,到現在都還沒有還上呢。

這可怎么辦,三十萬,三十萬。

楊瑩瑩揉著自己的頭發,腦袋都要被想爆了。

楊瑩瑩匆忙的下了車,也不顧身體的疼痛,她又急忙的轉乘去醫院的車。

到了醫院,楊瑩瑩把卡里的錢取了出來,交給了陸醫生。

陸醫生看著手上的錢,苦笑一下,這點錢,只夠三天的費用,就算是交了進去,也是杯水車薪。

" 瑩瑩,要不你先把你媽媽接回去,這點錢,可以生活一段時間的,至于欠的錢,就先欠著吧。" 陸醫生嘆了口氣,把錢還給了楊瑩瑩。

" 可是陸醫生,我媽媽要是停了,會怎么樣?" 楊瑩瑩沒有接錢。

" 這結果誰也預測不到,你媽媽的這個病,全靠來控制,如果停了,她會很痛苦,可是沒錢在這里也是會停的,住一天也是幾百塊,還不如回家去住呢。" 陸醫生給楊瑩瑩建議道。

" 瑩瑩,你來了?快來,讓媽媽看看,都瘦了。" 章彩鳳躺在床上,看著女兒,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 媽媽,你好點了嗎?" 楊瑩瑩看著媽媽,媽媽當年可是個大美女,可是這幾年被病痛折磨著,頭發也掉光了,眉毛也沒了,昔日的美麗已不在了。

" 媽媽挺好的,媽媽想瑩瑩了,我們出院吧,和瑩瑩在一起,媽媽就覺得很幸福。" 章彩鳳知道欠了醫院很多錢,院長也來催過了,說是明天就要停了。

" 媽媽,都是我不好,讓你受了那么多的苦。" 楊瑩瑩撲到了媽媽的懷里。

" 你很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兒,不過媽媽不想一個人在醫院呆著,不管怎樣,我都想跟瑩瑩在一起。" 章彩鳳抱著自己的女兒,以前一直吵著要減肥的女兒,現在都可以摸到骨頭了。

第四章 一分錢逼死英雄漢

沒有辦法,楊瑩瑩只能給媽媽辦了出院手續,叫了輛車,把媽媽接回自己的出租屋。

出租屋在 A 市的貧民區里,一棟又舊又破的樓房二樓。很小很小,就只有一間房,還有一個和廁所在一起的廚房。

楊瑩瑩把媽媽扶到了床上,把媽媽的都檢查了一遍,無非就是陸醫生給的一些兒不要錢的維生素片,那些對媽媽的病沒有什么用處,可是那對病有用處的,她又買不起。

" 媽媽,你先睡一會兒,我去買點兒菜回來。" 楊瑩瑩把媽媽安頓好,摸了摸自己口袋里不多的錢。

還好陸醫生讓自己欠著醫費,這三千塊錢也夠生活到發工資了。

楊瑩瑩輕輕的關上了門,去附近的超市買菜去了。

想著媽媽的身體需要營養,楊瑩瑩買了條魚,又買了只雞,還買了些肉,反正家里的小冰箱也空了,買一次可以吃好幾天。

買完了菜,楊瑩瑩又去看了看水果,那些水果都好貴,狠了狠心,楊瑩瑩買了幾斤蘋果給媽媽吃,她已經很久沒有買過水果了。

回到了小區里,剛走到了樓下,一樓就出來了一個女人,頭發上都裹著卷發器,穿著睡衣,臉上由于長年的熬夜皮膚都下垂了。她看到了楊瑩瑩臉上很是不高興。

" 哎,我說,你家里在做什么,弄的噼里啪啦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 梁姐姐,我都沒有在家,怎么會弄的響呢?" 楊瑩瑩笑吟吟的看著梁姐,都是住在一起的人,也沒有什么瞧的起瞧不起的。

" 那才奇了怪了,明明是很響的,不過你也確實不在家。" 梁姐姐狐疑的看著楊瑩瑩,不會是鬧鬼了吧。

楊瑩瑩才猛然想起,媽媽在家呢,那聲音,哎呀不好。

楊瑩瑩在那個女人的注視下,瘋了一樣的跑了上去。

用顫抖的手,摸出鑰匙,對著鎖洞半天都塞不。

好不容易的打開了門,楊瑩瑩就看到了有很多的紅色的液體在地板上。

媽媽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周圍那紅色的液體就是媽媽的血。

楊瑩瑩把東西扔在了一邊,撲了過去。

" 媽媽,媽媽,你醒醒,你醒醒。" 楊瑩瑩檢查著媽媽的傷勢。

媽媽的頭上摔了一個洞,那血從洞里流了出來。

媽媽沒有動靜,應該是失血過多了。

楊瑩瑩掏出手機,打了 120,在救護車來之前,媽媽都沒有醒來,楊瑩瑩嚇的哭了起來。

到了醫院,媽媽進了搶救室,可是楊瑩瑩卻被攔在了外面。

" 你好,清問你是病人的家屬嗎?去把錢交一下。" 一位女護士對楊瑩瑩說。

" 哦,好,好。" 楊瑩瑩跑到了收費處,把身上剩下的二千多交了進去。

" 你這家屬怎么回事,病人這么重的病為什么不送醫院?在家里多危險,要是晚來一會兒,血都流干了,去交錢吧,給病人輸血。" 兩個小時后,媽媽被推了出來,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那護士看著楊瑩瑩,臉上都是責怪。

" 剛才才交的二千多就沒了嗎?" 楊瑩瑩一聽又要交錢,頭都大了,那兩千多塊錢可是家里所有的錢了。

" 病人的病那么重,就只是搶救和輸液的費用都不夠,現在她流了那么多的血,要輸血了,里面已經沒有錢了。" 護士把收費清單拿給了楊瑩瑩看。

" 那可不可以抽我的血?" 楊瑩瑩把自己的胳膊送了過去。

" 可以啊,那要匹配一下,如果可以的,你還是要去交輸血費。" 護士鄙夷的看了楊瑩瑩一眼。

第五章 我真的沒錢

面對著護士不屑的眼神,楊瑩瑩摸了摸自己包里還剩下的二十塊錢,這是在超市買東西剩下的了,也就是她全部的家當了,再一摸,摸到了一張紙片。

她掏出了紙片,看到了蘇圣杰那三個字,還有雙腿間的酸痛,那些事情讓她刻骨銘心。

" 做我的情人。" 蘇圣杰的話還在她的耳邊縈繞,那句話也是對她的侮辱,可也是她的救命符。

做他的情人,除了沒有尊嚴以外,好像也沒什么不好的,至少她有錢可以給媽媽治病了。

她的手緊緊的握著名片,蘇圣杰,蘇圣杰,她的嘴里默默的念著,曾經的男神已經變成了惡魔。

" 喂,你到底去不去交錢啊,病人還等著輸血呢。" 護士又大聲的說著。

周圍的人都看著楊瑩瑩,楊瑩瑩的臉紅了。

" 護士,可不可以晚點再交???" 楊瑩瑩艱難的說著,她還是有點兒過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 可以啊。" 護士點了點頭。

楊瑩瑩一聽可以,心里一喜。

" 那也就不用輸血了,把病人接回去吧。" 護士見楊瑩瑩沒有錢,就不想再跟她廢話了,拿著本本走了。

楊瑩瑩看著還在昏迷中的媽媽,咬了咬牙,拿起電話,撥通了那個號碼。

電話很快被接起了,里面傳來了蘇圣杰磁性的聲音。

" 想通了?" 他只簡單的說了三個字。

" 嗯,我答應你,不過你現在要盡快把錢打到我的賬戶上。" 楊瑩瑩也不再覺得難為情,為了媽媽她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把自己賣了。l

" 好,一百萬,我馬上打到你的賬戶上,你交了錢就立刻來我的別墅,地址我發給你。" 蘇圣杰說的很干脆,也很霸道。

" 可是,我…… " 楊瑩瑩的話還沒有說完,那邊的蘇圣杰就掛了電話。

電話剛掛,就有一條發了過來,一百萬已經到賬了,這個男人是已經把錢準備好了的吧,這么快?

蘇圣杰的手指還在手機上,錢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這個電話打來,轉賬只是一秒鐘的事情。

楊瑩瑩收到了錢,就去忙著把錢交了,媽媽也住上了院,楊瑩瑩也放了心,她忙來忙去的,完全都沒有想到那個蘇圣杰是怎么知道她的賬號的?

她忙完了,媽媽還沒有醒過來,醫院已經給媽媽打上了點滴,用上了。

手機嘀的一聲兒,一條發過來了,楊瑩瑩打開一看,是蘇圣杰發來的地址。

楊瑩瑩左右看了看,感覺蘇圣杰好像就在自己的身邊,忙的時候,他沒有發,這剛一閑下來,他的就來了。

想著自己也要上班,沒有太多的時間照顧媽媽,她請一位護工幫著照顧媽媽。

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才拖著疲憊的身子,打了個的,去蘇圣杰發給她的地方,她已經實在是走不動了。

盛世華庭是 A 市最豪華的住宅區,住在這里的人不僅僅是有錢,你有錢還不一定可以買到這里的房子。

這里環境優美,獨門獨院,蘇圣杰所在的別墅名字叫做 " 聽風苑 "。

當楊瑩瑩坐車來到了盛世華庭的 " 聽風苑 " 的時候,蘇圣杰已經在那里等著她了。

第六章 賣身救母

" 你來了?" 蘇圣杰端著茶杯,站在門口,一只手插在褲兜里,五官精致,眼眸深邃,太陽的光輝撒在他的身上,遠遠的看著,就好像是一個天使。

只有楊瑩瑩知道,他是一個惡魔。

" 嗯,教授,我來了。" 楊瑩瑩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小臉由于一天的奔波顯得有些兒疲憊,紅紅的小嘴抿著,似嗔似怒,讓蘇圣杰身體一緊。

這丫頭,總是能不經意的撩撥起他的情 / 欲。

" 進來吧,來看看合同。" 蘇圣杰喝了一口茶,他此時已經口干舌燥了。

說完蘇圣杰轉身進了屋,楊瑩瑩也只能跟著進去了。

屋里的奢華讓楊瑩瑩咋舌,家里沒有破落的時候,也在 A 市算的上的家族,可是也沒有如此的奢華。

屋子里是全歐式的家具和擺設,白色真皮的意大利沙發,羊絨的地毯,水晶吊燈,紅木的家具?;褂兄芪淶氐牟AТ?。

想著自己以前還以為蘇圣杰是一個貧窮的教書的教授,經常送他的那些東西,真的是自以為是,看看他現在的排場,甩了自己家幾條街。

" 你看看合同吧,覺得合適就簽了。" 蘇圣杰把擬好的合同放在了茶幾上。

楊瑩瑩坐了下來,把合同拿起來仔細的看著。

合同上面要求楊瑩瑩做蘇圣杰的地下情人,直到蘇圣杰結婚為止,期間不能和其他的男人有瓜葛,蘇圣杰負擔楊瑩瑩母親所有的治療費用和楊瑩瑩的生活費每個月一萬。

楊瑩瑩不得干涉蘇圣杰的事情,也不能吃醋,不能糾纏,蘇圣杰說停就停,一切的主權都在蘇圣杰的手上。

楊瑩瑩覺得這些條件都不算苛刻,反正她的第一次已經沒有了,現在可以賣自己來救母親,還算是賣的價錢高的,她也沒有什么不滿意的。

拿過筆,楊瑩瑩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蘇圣杰在整個過程里,只是冷眼的看著楊瑩瑩,他知道她會同意的。

簽了字,楊瑩瑩把合同,不,自己的賣身契交還給了蘇圣杰。

蘇圣杰滿意的接過了合同,看了一下,然后告訴楊瑩瑩:" 你做我蘇圣杰的地下情人,肯定不能再住那么破爛的房子。"

蘇圣杰扔了一串鑰匙出來。

" 這是這里的鑰匙,你搬過來住,你必須每天晚上都要住在這里,有活動不能超過十二點,我有需求的時候,會到這里來找你。"

楊瑩瑩聽說要住在這里,頭都大了,從外面打的到盛世華庭還可以,可是要從盛世華庭出去上班,可沒有公交車站,要走路都要走半個小時才有車站。

" 可不可以你有需求的時候我再過來?" 楊瑩瑩提議道。

" 不行,怕沒車是吧?院子里有一臺車,挺適合你現在的身份的。" 蘇圣杰指了指院子里。

楊瑩瑩轉身到了院子,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到哪里有車,除了停在那里的那輛布加迪,她可不會認為那車是蘇圣杰給自己準備的。

" 你好好看看,就在你身后。" 蘇圣杰也跟了出來,懶懶的靠著門口,指揮著楊瑩瑩。

楊瑩瑩這才回頭看到了在院子的角落里,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停著一輛藍色的電瓶車。

" 那個?" 楊瑩瑩不可置信的指著那電瓶車。

" 要不你以為呢?比走路還是強了許多。" 蘇圣杰虛著他深邃的眼眸,楊瑩瑩看不出來他在想什么,但她可以確定,他肯定腦子里沒想什么好事。

第七章 受氣包

" 這個?我騎到公司得要一個多小時吧?我現在住的地方到我的公司,走路才半個小時。" 楊瑩瑩對于騎一個多小時的車去上班,可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 你可以做主了?" 蘇圣杰皺起了眉頭。

" 其實騎一個多小時的車去上班挺好的,不但可以看看一路的風景,還可以段煉身體,不錯,不錯。" 楊瑩瑩見金主不高興了,趕快改變話題。

" 那還差不多,明天會有人去幫你搬東西的,今天晚上你先回去,收拾一下,順便去看看你母親。" 蘇圣杰這次沒有再為難楊瑩瑩了。

" 好,那這車我就騎走了。" 楊瑩瑩想著可以省了出去打車的錢,還是挺高興的,她就是那么的容易滿足。

" 沒充電。" 蘇圣杰說完了就進了屋。

" 靠,沒充電你不早說!" 楊瑩瑩對著蘇圣杰的背影嘟喃了一句。

" 你說什么?" 蘇圣杰回頭,這人怎么耳朵那么靈。

" 教授,您今天穿的這身衣服真好看。" 楊瑩瑩說完,都想給自己一耳光,這沒錢的感覺還真的不好。

" 我一會兒要出去,可以順便帶你出去。每個月初我會把你媽媽的治療費打到醫院里,你的生活費也是在同一天發放。" 蘇圣杰進屋拿了衣服,看都沒看楊瑩瑩,就朝車子走去。

楊瑩瑩在后面跟著,能搭順風車最好,要不還沒辦法回去。

蘇圣杰把楊瑩瑩甩在了一個公交車站,就揚長而去。

楊瑩瑩對著他的車尾,豎了個中指,然后就到站臺上等車去醫院。

來到醫院的時候,媽媽還沒有醒,醫生說是病的太重了,斷也斷的太久了,才導致病人身體極度虛弱。

要想病人醒過來,必須堅持給病人用,不能斷,如果再斷了,病人就有性命之憂了。

楊瑩瑩撫摸著媽媽瘦削的臉,媽媽,只要能治好你的病,我做什么都愿意。

又給護工交代了幾句,楊瑩瑩就從醫院回到了自己的家,她把媽媽流的血收拾干凈,把買來的菜都做了,反正媽媽還吃不了,自己也帶不走,就只有全部的裝在了肚子里。

從十指不沾陽春水,到現在的可以做一頓豐盛的美食,只需要短短的兩年時間。

很快楊瑩瑩就把買來的菜都做成了美味,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好久好久都沒有如此的奢華了,為了節約錢,她基本都是吃面條。

月初發工資的時候,就把面條買回來,再買一些兒油、鹽、醬、醋,有閑錢就再買一點兒老干媽或者下飯菜,然后就每天煮面條吃。連吃泡面都是一種奢望。

看著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楊瑩瑩覺得自己可能吃不完,為了不浪費,干脆把好友丁當喊過來,一起吃。

" 叩叩叩。" 門響了,很熟悉的敲三次,楊瑩瑩暗笑,這想丁當,丁當就來了,她的家只有丁當知道,而這敲三下也是他們的約定。

" 才說給你打電話,你就來了。" 楊瑩瑩打開了門,卻沒有看到丁當的身影,反而被門口站的這個人給嚇了一大跳。

↓點擊下方 " 閱讀原文 " 查看更多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缺失: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

教授,你好壞

第一章 話不投機

癢,好癢,迷迷糊糊中,楊瑩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上有什么在滑動,濕濕的,熱熱的,弄的她好癢。

" 啪 " 楊瑩瑩就給了那東西一巴掌。

蘇圣杰可沒有防備,正在吻著楊瑩瑩的身體,卻無緣無故的挨了一巴掌。

這個女人!還不能對她太客氣了,蘇圣杰的怒氣上來了,他粗魯的把楊瑩瑩身上僅剩的幾塊布給撕裂了,扔在了地上。

布帛的撕裂聲,把楊瑩瑩給嚇醒了,加上身體的燥熱,她慌亂的睜開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 教,教,教授?" 楊瑩瑩看著眼前放大的完美的俊臉,不可思議的喊出了聲兒。

蘇圣杰沒有理楊瑩瑩,扯完了楊瑩瑩的衣服,又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直到看到蘇圣杰健壯的上身,楊瑩瑩才驚醒過來。

" 教授,你要做什么?"

" 我要做你欠我的事!你欠了我的,我今天要連本帶利的都要回來。" 蘇圣杰把健碩的身體壓了上去。

楊瑩瑩本能的想推,可是又覺得貼著很舒服,她的身體越來越熱,迫切的需要什么。

" 我欠你的???!" 在沒有什么前戲和征兆的情況下,楊瑩瑩就被蘇圣杰刺穿了,那撕裂的疼痛,讓她有了片刻的清醒。

昨晚她在 " 帝豪 " 酒吧推銷啤酒的時候,為了多賣一扎,跟客人打喝了一杯,后來就覺得頭暈,那個時候可沒有看到蘇圣杰。

" 你這個女人,太不負責任了,哼。" 蘇圣杰一邊做著他喜歡的運動,一邊嘴里還在發泄著怨氣。

楊瑩瑩被身體的創傷痛的都要暈過去了,蘇圣杰說的話她也沒功夫去理會了,她的效完全發作了,她突然想蘇圣杰就這樣,就這樣,不要停下來。

楊瑩瑩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渾身的酸痛,她有點兒斷片了,她好像看到教授了,不過教授好像不是以前的冷冰冰的樣子,而是,而是……

哎,楊瑩瑩閉著眼去床頭抓手機,被一只胳膊抓住了。

" ??!" 楊瑩瑩嚇的尖叫了起來。

" 大清早的叫什么叫?" 蘇圣杰皺起了眉頭。

楊瑩瑩看著面前的人,確實就是教授,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

原來剛才自己想起來的都是真實的,自己失身了,而且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人,可是她卻一點兒都不開心。

" 教授,真的是你?可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雖然楊瑩瑩愛著蘇圣杰,可是卻也不能接受他用這樣的方式對她。

" 你還好意思問?楊瑩瑩,你真的是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昨天晚上要不是遇到我,你是不是又會跟其他男人上床?" 蘇圣杰起了身,厭惡的看著楊瑩瑩。

"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楊瑩瑩拉著被子,遮住自己身上的草莓印。

" 哼,你是什么樣的人,我清楚的很,不要在這里裝圣女了!你這樣裝,無非就是想多要一點兒錢,放心,我會給足你的。" 說完蘇圣杰就去洗澡了,好像楊瑩瑩是有多臟似得。

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己是招誰惹誰了?被強的人是她好不好,怎么看著想蘇圣杰被強了似得。

掀開被子,看著床上那紅色的花朵,楊瑩瑩的眼淚落了下來,她不明白為什么在他的眼里,是這樣看自己的。

第二章 做我的情人

楊瑩瑩看著地上被扯的七零八落的自己的裙子,嘆了口氣,可怎么辦,沒有衣服穿,怎么出去?

她看著蘇圣杰的襯衣,也沒想什么,就拿過來穿上了。

蘇圣杰洗了澡出來,就看到楊瑩瑩穿著自己的襯衣,露出白皙的長腿和半個翹臀,正在把地上的破布收拾了。

看著那香艷的畫面,蘇圣杰的喉頭一緊。

" 你在做什么?誰讓你穿我的衣服的?" 蘇圣杰圍著浴巾走了過去,俯視著楊瑩瑩。

" 我的衣服破了,我沒有衣服穿。" 楊瑩瑩指了指地上的破布。

" 我會讓人給你送來,把我的衣服脫下來!" 蘇圣杰把臉扭到了一邊,不敢看楊瑩瑩現在的模樣。

楊瑩瑩知道蘇圣杰有潔癖,她知道他嫌自己臟,默默的脫下了蘇圣杰的襯衣。

脫了衣服的楊瑩瑩,拉開了被子,再一次鉆進了被窩,她往里挪了挪,想避開那團令她傷心的紅色。

她這一舉動,正好被蘇圣杰看在了眼里,還以為她是生氣自己占了她的第一次。

" 做這個花不了幾個錢吧?" 蘇圣杰看了一眼那團紅。

" 教授,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如果曾經對你的死纏爛打讓你嫉恨,那么我對你說一聲兒對不起,今天的事情我也就當做沒有發生,我們就兩清了,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再一次的侮辱,徹底的激怒了楊瑩瑩,她扯下了床單,裹住了自己,就要離開。

" 站??!那床單也是酒店的,你不能拿走,等一下,會有人給你送衣服。" 蘇圣杰的臉黑的像煤炭一樣。

已經走在門口的楊瑩瑩,停住了腳步,好像他也不是那么壞,還知道讓人給自己送衣服。

見楊瑩瑩停在了門口,蘇圣杰悠閑的坐在了沙發上,用手指磕著茶幾。

" 楊瑩瑩,你的脾氣還是那么的倔,我聽說你現在很缺錢,是不是當年的那個老男人把你給甩了?你媽媽在醫院每天都會用很多的錢吧,這個錢我可以給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蘇圣杰很喜歡看楊瑩瑩氣急敗壞的樣子,這個時候她就跟一只炸了毛的小貓咪一樣。

" 什么條件?" 楊瑩瑩對著門,以為蘇圣杰會幫自己出主意,結果她沒有想到,蘇圣杰說出的話,就像一把匕首插進了她的心口。

" 做我的情人。" 蘇圣杰一雙深邃的眼睛,一直盯著背對著他的楊瑩瑩。

楊瑩瑩轉過身來,一雙無神的眼睛望著蘇圣杰,她的眼里有著痛楚。

蘇圣杰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間的痛,不過他很快的就調整好了,對于這樣的女人,他是不應該心疼的。

" 教授,謝謝你給我這樣的機會,不過,這樣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 那好,我就看你能倔到什么時候。" 蘇圣杰沒有再提這件事,他知道,她會來求他的。

兩人僵持的時候,有人來敲門,蘇圣杰應了一聲兒,那人推開門,把一個紙袋放到了門口就退出去了。

" 穿上吧,想通了就來找我,這是我的電話。" 蘇圣杰站了起來,把紙袋拎起來放在了楊瑩瑩的手里,還有他的名片。

第三章 沒錢住院

楊瑩瑩如同僵尸一樣機械的穿上了衣服,曾經她心中的男神,把她看成了最低賤的女人,她的心里在滴血。

穿好了衣服,楊瑩瑩把蘇圣杰的名片扔在了一旁,想了想,又把名片撿了回來。

走出了酒店,晴朗的天空萬里無云,可是楊瑩瑩的心卻被一朵烏云壓的死死的,壓的她都喘不過氣來了。

她打了個電話,讓好友丁當給自己請了個假,她是沒有心情去上班了,她現在的這個狀況,也沒法集中精力工作了。

楊瑩瑩想回自己的出租房,好好的痛哭一次,自從當年家里的公司破產,她輟學,父親被抓,母親生病以來,她都沒有哭過。

她用她幼小的肩膀,不停的去打工,就為了給母親掙錢治病。被人冤枉過,被人嘲笑過,最可憐的時候,她為了節約一塊錢的飯錢,在垃圾桶里找過吃食,她都沒有哭過。

可是今天,她想哭,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場,把這兩年心里的憋屈都發泄一下。

坐在公交車上,楊瑩瑩一直都呆呆的,直到那電話鈴聲,把她喚回了神。

楊瑩瑩一看是醫院陸醫生的電話,陸醫生是媽媽的主治醫生。

她急忙接起了電話:" 你好,陸醫生,我媽媽怎么樣了?"

" 瑩瑩,咳咳,你媽媽已經欠費三十萬了,如果再不繳費的話,就要停了。我和你媽媽多年的關系,也只能這樣了,再欠下去,醫院也不會給我面子了。" 陸醫生艱難的說,她也沒有辦法了,雖然知道楊瑩瑩已經很努力了,可是她媽媽每天的治療費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 好的,好的,陸醫生,我去想辦法。" 本來想大哭一場的楊瑩瑩,被這消息把淚水又給憋回去了。

楊瑩瑩摸出了自己的錢包,現金也只有五百塊了,卡上有三千塊,這個月的工資還沒有發,就算是找丁當借,也只能借幾千塊錢。

丁當就算是會借給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借了,丁當的家庭不是很好,一家人都是工薪階層,她已經找她借了錢,到現在都還沒有還上呢。

這可怎么辦,三十萬,三十萬。

楊瑩瑩揉著自己的頭發,腦袋都要被想爆了。

楊瑩瑩匆忙的下了車,也不顧身體的疼痛,她又急忙的轉乘去醫院的車。

到了醫院,楊瑩瑩把卡里的錢取了出來,交給了陸醫生。

陸醫生看著手上的錢,苦笑一下,這點錢,只夠三天的費用,就算是交了進去,也是杯水車薪。

" 瑩瑩,要不你先把你媽媽接回去,這點錢,可以生活一段時間的,至于欠的錢,就先欠著吧。" 陸醫生嘆了口氣,把錢還給了楊瑩瑩。

" 可是陸醫生,我媽媽要是停了,會怎么樣?" 楊瑩瑩沒有接錢。

" 這結果誰也預測不到,你媽媽的這個病,全靠來控制,如果停了,她會很痛苦,可是沒錢在這里也是會停的,住一天也是幾百塊,還不如回家去住呢。" 陸醫生給楊瑩瑩建議道。

" 瑩瑩,你來了?快來,讓媽媽看看,都瘦了。" 章彩鳳躺在床上,看著女兒,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 媽媽,你好點了嗎?" 楊瑩瑩看著媽媽,媽媽當年可是個大美女,可是這幾年被病痛折磨著,頭發也掉光了,眉毛也沒了,昔日的美麗已不在了。

" 媽媽挺好的,媽媽想瑩瑩了,我們出院吧,和瑩瑩在一起,媽媽就覺得很幸福。" 章彩鳳知道欠了醫院很多錢,院長也來催過了,說是明天就要停了。

" 媽媽,都是我不好,讓你受了那么多的苦。" 楊瑩瑩撲到了媽媽的懷里。

" 你很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兒,不過媽媽不想一個人在醫院呆著,不管怎樣,我都想跟瑩瑩在一起。" 章彩鳳抱著自己的女兒,以前一直吵著要減肥的女兒,現在都可以摸到骨頭了。

第四章 一分錢逼死英雄漢

沒有辦法,楊瑩瑩只能給媽媽辦了出院手續,叫了輛車,把媽媽接回自己的出租屋。

出租屋在 A 市的貧民區里,一棟又舊又破的樓房二樓。很小很小,就只有一間房,還有一個和廁所在一起的廚房。

楊瑩瑩把媽媽扶到了床上,把媽媽的都檢查了一遍,無非就是陸醫生給的一些兒不要錢的維生素片,那些對媽媽的病沒有什么用處,可是那對病有用處的,她又買不起。

" 媽媽,你先睡一會兒,我去買點兒菜回來。" 楊瑩瑩把媽媽安頓好,摸了摸自己口袋里不多的錢。

還好陸醫生讓自己欠著醫費,這三千塊錢也夠生活到發工資了。

楊瑩瑩輕輕的關上了門,去附近的超市買菜去了。

想著媽媽的身體需要營養,楊瑩瑩買了條魚,又買了只雞,還買了些肉,反正家里的小冰箱也空了,買一次可以吃好幾天。

買完了菜,楊瑩瑩又去看了看水果,那些水果都好貴,狠了狠心,楊瑩瑩買了幾斤蘋果給媽媽吃,她已經很久沒有買過水果了。

回到了小區里,剛走到了樓下,一樓就出來了一個女人,頭發上都裹著卷發器,穿著睡衣,臉上由于長年的熬夜皮膚都下垂了。她看到了楊瑩瑩臉上很是不高興。

" 哎,我說,你家里在做什么,弄的噼里啪啦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 梁姐姐,我都沒有在家,怎么會弄的響呢?" 楊瑩瑩笑吟吟的看著梁姐,都是住在一起的人,也沒有什么瞧的起瞧不起的。

" 那才奇了怪了,明明是很響的,不過你也確實不在家。" 梁姐姐狐疑的看著楊瑩瑩,不會是鬧鬼了吧。

楊瑩瑩才猛然想起,媽媽在家呢,那聲音,哎呀不好。

楊瑩瑩在那個女人的注視下,瘋了一樣的跑了上去。

用顫抖的手,摸出鑰匙,對著鎖洞半天都塞不。

好不容易的打開了門,楊瑩瑩就看到了有很多的紅色的液體在地板上。

媽媽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周圍那紅色的液體就是媽媽的血。

楊瑩瑩把東西扔在了一邊,撲了過去。

" 媽媽,媽媽,你醒醒,你醒醒。" 楊瑩瑩檢查著媽媽的傷勢。

媽媽的頭上摔了一個洞,那血從洞里流了出來。

媽媽沒有動靜,應該是失血過多了。

楊瑩瑩掏出手機,打了 120,在救護車來之前,媽媽都沒有醒來,楊瑩瑩嚇的哭了起來。

到了醫院,媽媽進了搶救室,可是楊瑩瑩卻被攔在了外面。

" 你好,清問你是病人的家屬嗎?去把錢交一下。" 一位女護士對楊瑩瑩說。

" 哦,好,好。" 楊瑩瑩跑到了收費處,把身上剩下的二千多交了進去。

" 你這家屬怎么回事,病人這么重的病為什么不送醫院?在家里多危險,要是晚來一會兒,血都流干了,去交錢吧,給病人輸血。" 兩個小時后,媽媽被推了出來,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那護士看著楊瑩瑩,臉上都是責怪。

" 剛才才交的二千多就沒了嗎?" 楊瑩瑩一聽又要交錢,頭都大了,那兩千多塊錢可是家里所有的錢了。

" 病人的病那么重,就只是搶救和輸液的費用都不夠,現在她流了那么多的血,要輸血了,里面已經沒有錢了。" 護士把收費清單拿給了楊瑩瑩看。

" 那可不可以抽我的血?" 楊瑩瑩把自己的胳膊送了過去。

" 可以啊,那要匹配一下,如果可以的,你還是要去交輸血費。" 護士鄙夷的看了楊瑩瑩一眼。

第五章 我真的沒錢

面對著護士不屑的眼神,楊瑩瑩摸了摸自己包里還剩下的二十塊錢,這是在超市買東西剩下的了,也就是她全部的家當了,再一摸,摸到了一張紙片。

她掏出了紙片,看到了蘇圣杰那三個字,還有雙腿間的酸痛,那些事情讓她刻骨銘心。

" 做我的情人。" 蘇圣杰的話還在她的耳邊縈繞,那句話也是對她的侮辱,可也是她的救命符。

做他的情人,除了沒有尊嚴以外,好像也沒什么不好的,至少她有錢可以給媽媽治病了。

她的手緊緊的握著名片,蘇圣杰,蘇圣杰,她的嘴里默默的念著,曾經的男神已經變成了惡魔。

" 喂,你到底去不去交錢啊,病人還等著輸血呢。" 護士又大聲的說著。

周圍的人都看著楊瑩瑩,楊瑩瑩的臉紅了。

" 護士,可不可以晚點再交???" 楊瑩瑩艱難的說著,她還是有點兒過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 可以啊。" 護士點了點頭。

楊瑩瑩一聽可以,心里一喜。

" 那也就不用輸血了,把病人接回去吧。" 護士見楊瑩瑩沒有錢,就不想再跟她廢話了,拿著本本走了。

楊瑩瑩看著還在昏迷中的媽媽,咬了咬牙,拿起電話,撥通了那個號碼。

電話很快被接起了,里面傳來了蘇圣杰磁性的聲音。

" 想通了?" 他只簡單的說了三個字。

" 嗯,我答應你,不過你現在要盡快把錢打到我的賬戶上。" 楊瑩瑩也不再覺得難為情,為了媽媽她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把自己賣了。l

" 好,一百萬,我馬上打到你的賬戶上,你交了錢就立刻來我的別墅,地址我發給你。" 蘇圣杰說的很干脆,也很霸道。

" 可是,我…… " 楊瑩瑩的話還沒有說完,那邊的蘇圣杰就掛了電話。

電話剛掛,就有一條發了過來,一百萬已經到賬了,這個男人是已經把錢準備好了的吧,這么快?

蘇圣杰的手指還在手機上,錢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這個電話打來,轉賬只是一秒鐘的事情。

楊瑩瑩收到了錢,就去忙著把錢交了,媽媽也住上了院,楊瑩瑩也放了心,她忙來忙去的,完全都沒有想到那個蘇圣杰是怎么知道她的賬號的?

她忙完了,媽媽還沒有醒過來,醫院已經給媽媽打上了點滴,用上了。

手機嘀的一聲兒,一條發過來了,楊瑩瑩打開一看,是蘇圣杰發來的地址。

楊瑩瑩左右看了看,感覺蘇圣杰好像就在自己的身邊,忙的時候,他沒有發,這剛一閑下來,他的就來了。

想著自己也要上班,沒有太多的時間照顧媽媽,她請一位護工幫著照顧媽媽。

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才拖著疲憊的身子,打了個的,去蘇圣杰發給她的地方,她已經實在是走不動了。

盛世華庭是 A 市最豪華的住宅區,住在這里的人不僅僅是有錢,你有錢還不一定可以買到這里的房子。

這里環境優美,獨門獨院,蘇圣杰所在的別墅名字叫做 " 聽風苑 "。

當楊瑩瑩坐車來到了盛世華庭的 " 聽風苑 " 的時候,蘇圣杰已經在那里等著她了。

第六章 賣身救母

" 你來了?" 蘇圣杰端著茶杯,站在門口,一只手插在褲兜里,五官精致,眼眸深邃,太陽的光輝撒在他的身上,遠遠的看著,就好像是一個天使。

只有楊瑩瑩知道,他是一個惡魔。

" 嗯,教授,我來了。" 楊瑩瑩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小臉由于一天的奔波顯得有些兒疲憊,紅紅的小嘴抿著,似嗔似怒,讓蘇圣杰身體一緊。

這丫頭,總是能不經意的撩撥起他的情 / 欲。

" 進來吧,來看看合同。" 蘇圣杰喝了一口茶,他此時已經口干舌燥了。

說完蘇圣杰轉身進了屋,楊瑩瑩也只能跟著進去了。

屋里的奢華讓楊瑩瑩咋舌,家里沒有破落的時候,也在 A 市算的上的家族,可是也沒有如此的奢華。

屋子里是全歐式的家具和擺設,白色真皮的意大利沙發,羊絨的地毯,水晶吊燈,紅木的家具?;褂兄芪淶氐牟AТ?。

想著自己以前還以為蘇圣杰是一個貧窮的教書的教授,經常送他的那些東西,真的是自以為是,看看他現在的排場,甩了自己家幾條街。

" 你看看合同吧,覺得合適就簽了。" 蘇圣杰把擬好的合同放在了茶幾上。

楊瑩瑩坐了下來,把合同拿起來仔細的看著。

合同上面要求楊瑩瑩做蘇圣杰的地下情人,直到蘇圣杰結婚為止,期間不能和其他的男人有瓜葛,蘇圣杰負擔楊瑩瑩母親所有的治療費用和楊瑩瑩的生活費每個月一萬。

楊瑩瑩不得干涉蘇圣杰的事情,也不能吃醋,不能糾纏,蘇圣杰說停就停,一切的主權都在蘇圣杰的手上。

楊瑩瑩覺得這些條件都不算苛刻,反正她的第一次已經沒有了,現在可以賣自己來救母親,還算是賣的價錢高的,她也沒有什么不滿意的。

拿過筆,楊瑩瑩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蘇圣杰在整個過程里,只是冷眼的看著楊瑩瑩,他知道她會同意的。

簽了字,楊瑩瑩把合同,不,自己的賣身契交還給了蘇圣杰。

蘇圣杰滿意的接過了合同,看了一下,然后告訴楊瑩瑩:" 你做我蘇圣杰的地下情人,肯定不能再住那么破爛的房子。"

蘇圣杰扔了一串鑰匙出來。

" 這是這里的鑰匙,你搬過來住,你必須每天晚上都要住在這里,有活動不能超過十二點,我有需求的時候,會到這里來找你。"

楊瑩瑩聽說要住在這里,頭都大了,從外面打的到盛世華庭還可以,可是要從盛世華庭出去上班,可沒有公交車站,要走路都要走半個小時才有車站。

" 可不可以你有需求的時候我再過來?" 楊瑩瑩提議道。

" 不行,怕沒車是吧?院子里有一臺車,挺適合你現在的身份的。" 蘇圣杰指了指院子里。

楊瑩瑩轉身到了院子,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到哪里有車,除了停在那里的那輛布加迪,她可不會認為那車是蘇圣杰給自己準備的。

" 你好好看看,就在你身后。" 蘇圣杰也跟了出來,懶懶的靠著門口,指揮著楊瑩瑩。

楊瑩瑩這才回頭看到了在院子的角落里,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停著一輛藍色的電瓶車。

" 那個?" 楊瑩瑩不可置信的指著那電瓶車。

" 要不你以為呢?比走路還是強了許多。" 蘇圣杰虛著他深邃的眼眸,楊瑩瑩看不出來他在想什么,但她可以確定,他肯定腦子里沒想什么好事。

第七章 受氣包

" 這個?我騎到公司得要一個多小時吧?我現在住的地方到我的公司,走路才半個小時。" 楊瑩瑩對于騎一個多小時的車去上班,可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 你可以做主了?" 蘇圣杰皺起了眉頭。

" 其實騎一個多小時的車去上班挺好的,不但可以看看一路的風景,還可以段煉身體,不錯,不錯。" 楊瑩瑩見金主不高興了,趕快改變話題。

" 那還差不多,明天會有人去幫你搬東西的,今天晚上你先回去,收拾一下,順便去看看你母親。" 蘇圣杰這次沒有再為難楊瑩瑩了。

" 好,那這車我就騎走了。" 楊瑩瑩想著可以省了出去打車的錢,還是挺高興的,她就是那么的容易滿足。

" 沒充電。" 蘇圣杰說完了就進了屋。

" 靠,沒充電你不早說!" 楊瑩瑩對著蘇圣杰的背影嘟喃了一句。

" 你說什么?" 蘇圣杰回頭,這人怎么耳朵那么靈。

" 教授,您今天穿的這身衣服真好看。" 楊瑩瑩說完,都想給自己一耳光,這沒錢的感覺還真的不好。

" 我一會兒要出去,可以順便帶你出去。每個月初我會把你媽媽的治療費打到醫院里,你的生活費也是在同一天發放。" 蘇圣杰進屋拿了衣服,看都沒看楊瑩瑩,就朝車子走去。

楊瑩瑩在后面跟著,能搭順風車最好,要不還沒辦法回去。

蘇圣杰把楊瑩瑩甩在了一個公交車站,就揚長而去。

楊瑩瑩對著他的車尾,豎了個中指,然后就到站臺上等車去醫院。

來到醫院的時候,媽媽還沒有醒,醫生說是病的太重了,斷也斷的太久了,才導致病人身體極度虛弱。

要想病人醒過來,必須堅持給病人用,不能斷,如果再斷了,病人就有性命之憂了。

楊瑩瑩撫摸著媽媽瘦削的臉,媽媽,只要能治好你的病,我做什么都愿意。

又給護工交代了幾句,楊瑩瑩就從醫院回到了自己的家,她把媽媽流的血收拾干凈,把買來的菜都做了,反正媽媽還吃不了,自己也帶不走,就只有全部的裝在了肚子里。

從十指不沾陽春水,到現在的可以做一頓豐盛的美食,只需要短短的兩年時間。

很快楊瑩瑩就把買來的菜都做成了美味,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好久好久都沒有如此的奢華了,為了節約錢,她基本都是吃面條。

月初發工資的時候,就把面條買回來,再買一些兒油、鹽、醬、醋,有閑錢就再買一點兒老干媽或者下飯菜,然后就每天煮面條吃。連吃泡面都是一種奢望。

看著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楊瑩瑩覺得自己可能吃不完,為了不浪費,干脆把好友丁當喊過來,一起吃。

" 叩叩叩。" 門響了,很熟悉的敲三次,楊瑩瑩暗笑,這想丁當,丁當就來了,她的家只有丁當知道,而這敲三下也是他們的約定。

" 才說給你打電話,你就來了。" 楊瑩瑩打開了門,卻沒有看到丁當的身影,反而被門口站的這個人給嚇了一大跳。

↓點擊下方 " 閱讀原文 " 查看更多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黃鱔鉆進女人視頻,缺失: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黃鱔鉆進女人視頻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黃鱔鉆進女人視頻

黃鱔門照片女主角沒有馬賽克,沒有,她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QQ群中的會員觀看,怎么會打上馬賽克,隨著直播行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喜歡上了這樣的工作方式,女主播在直播的時候為了能夠吸引眼球,往往著裝都非常的暴露,當然了還有的直接就像是黃色視頻,往往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會被關停,但是還會有很多暗香操作,就像是黃鱔門其實就是交易。

                那女人居然是假死,不是,是在這件事情出現之后,網上出現的假新聞,因為當時這件事情很多人知道,引起了很多的討論,有人就利用大家這樣的心理合理的進行了推測。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黃鱔門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黃鱔門

人的心理有的時候真的是非常的難以預料,生活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在重復,人們疲倦于這樣的生活,總是希望能夠找到生活中的一些刺激,黃鱔門的女主角是一個直播軟件上的女主播,為了能夠掙到更多的錢,就把自己直播中遇到的這些有錢的粉絲、或者只要是愿意掏錢的粉絲,就可以通過繳納會費的方式進入自己直播間,能夠看到自己的表演,都是大尺度的表演。

               而且只要是這些觀眾愿意掏錢,黃鱔門的女主播原因為這些大佬們進行各種各樣的表演,其中一個老板就表示自己要看黃鱔插,并且給了非常優惠的回報,黃鱔門的女主播就答應了。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黃鱔門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黃鱔門

于是就出現了這樣的視頻,黃鱔門的女主播真的事買來了黃鱔,并且將黃鱔放到自己的部位,甚至是都要進去了,因為這個視頻的內容過于勁爆,這些老板們就把視頻傳到了網上,一下子引起了非常大的轟動,之后警方就介入了這件事情,網上傳言黃鱔門女主播假死,是因為網友們猜測黃鱔進入了女主播的,之后因為無法取出,就推到了醫院,但是醫生也沒有辦法,黃鱔門的女主播就死在了醫院的手術臺。這樣看上去真的是非常的合理,也難怪網友們會相信,后來黃鱔門女主播出來澄清自己并沒有死。

黃鱔女人視頻鉆進■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會動錦鯉吸水 錦鯉吸水女人是極品嘛,缺失: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女人下面會動錦鯉吸水 錦鯉吸水女人是極品嘛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女人下面會動錦鯉吸水 錦鯉吸水女人是極品嘛

所謂的錦鯉吸水的原理,就是女人通過自己yD內部的蠕動,讓男人不出力的情況下就爽。 如果實在不懂,自己買根香蕉,不用舌頭,用腮幫把香蕉擠壓變形! 如果想練成此神功,先學習瑜伽類的軟體,嘗試使用YD內部肌肉,尤其是在GC時候,自己多多體驗下YD自動收縮的原理,然后自己沒事鍛煉下!此感覺就像想噓噓又使勁憋住一種酸酸麻麻的感覺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會動錦鯉吸水

其實也就像男人鍛煉鎖陽一般,就是鍛煉GM出的肌肉,據說LZ有控制此肌肉的能力!不許羨慕 ,錦鯉吸水基本上是天生的,屬于名器的范疇,雖然,通過后天的鍛煉,也可以達到這個效果,但相對而言,感覺要差上許多。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錦鯉吸水女人是極品嘛

男女關系熟悉到一定程度后,總是免不了會“深入了解”一下,這個了解就是最受期待的“啪啪啪”了。初嘗情愛,啪啪啪是一件羞澀的事情,但是當成為一個老司機之后,會尋找更多新鮮刺激的啪啪啪方法。平時在一些很有內涵的段子里總會提到“鯉魚吸水”,說者裝作很高深的樣子,聽者表示一臉懵逼。那究竟鯉魚吸水是什么意思?本文將為大家解疑答惑。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會動錦鯉吸水

鯉魚是啪啪啪過程中一種很特別的方法,女方并不是夾住男方,而是吸住男方,就像鯉魚吸水一樣,一嘬一嘬的,男人不出力的情況下就很爽的技巧。詳細來講就是,女性用陰 dao大力吸放男性的陰 jin,以此來制造巨大的快感,就好像把手指頭塞鯉魚嘴感覺出來的內部的抽搐感。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錦鯉吸水女人是極品嘛

比較老成的鯉魚吸水不僅包括吸放,還包括旋轉等高難度的動作。不過鯉魚吸水不是每個女性都具備的,有些女性體力好,生來就具備,但是多數女人需要努力練習后才能夠達到錦鯉吸水的效果。據說如果女人多練習瑜伽,到了一定境界也能使用這個技能。

女人下面錦鯉會動吸水■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女人下面會動錦鯉吸水

江湖傳言,“鯉魚吸水”這套內媚功夫一共有吸、夾、咬、磨、震、化六字訣。雖然具體六字訣分別為什么樣的修煉手段已不可考。用收縮夾緊的節奏同時配合一些其他的例如旋轉和摩擦的技巧,達到雙方快感的目的。

  •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女人下半身: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

    我們找到第1篇與女人下半身: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女人下半身: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

    教授,你好壞

    第一章 話不投機

    癢,好癢,迷迷糊糊中,楊瑩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上有什么在滑動,濕濕的,熱熱的,弄的她好癢。

    " 啪 " 楊瑩瑩就給了那東西一巴掌。

    蘇圣杰可沒有防備,正在吻著楊瑩瑩的身體,卻無緣無故的挨了一巴掌。

    這個女人!還不能對她太客氣了,蘇圣杰的怒氣上來了,他粗魯的把楊瑩瑩身上僅剩的幾塊布給撕裂了,扔在了地上。

    布帛的撕裂聲,把楊瑩瑩給嚇醒了,加上身體的燥熱,她慌亂的睜開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 教,教,教授?" 楊瑩瑩看著眼前放大的完美的俊臉,不可思議的喊出了聲兒。

    蘇圣杰沒有理楊瑩瑩,扯完了楊瑩瑩的衣服,又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直到看到蘇圣杰健壯的上身,楊瑩瑩才驚醒過來。

    " 教授,你要做什么?"

    " 我要做你欠我的事!你欠了我的,我今天要連本帶利的都要回來。" 蘇圣杰把健碩的身體壓了上去。

    楊瑩瑩本能的想推,可是又覺得貼著很舒服,她的身體越來越熱,迫切的需要什么。

    ......
  •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讓女人下面噴水的圖解_女人下面噴水圖解

    我們找到第1篇與讓女人下面噴水的圖解_女人下面噴水圖解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讓女人下面噴水的圖解_女人下面噴水圖解

    教授,你好壞

    第一章 話不投機

    癢,好癢,迷迷糊糊中,楊瑩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上有什么在滑動,濕濕的,熱熱的,弄的她好癢。

    " 啪 " 楊瑩瑩就給了那東西一巴掌。

    蘇圣杰可沒有防備,正在吻著楊瑩瑩的身體,卻無緣無故的挨了一巴掌。

    這個女人!還不能對她太客氣了,蘇圣杰的怒氣上來了,他粗魯的把楊瑩瑩身上僅剩的幾塊布給撕裂了,扔在了地上。

    布帛的撕裂聲,把楊瑩瑩給嚇醒了,加上身體的燥熱,她慌亂的睜開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 教,教,教授?" 楊瑩瑩看著眼前放大的完美的俊臉,不可思議的喊出了聲兒。

    蘇圣杰沒有理楊瑩瑩,扯完了楊瑩瑩的衣服,又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直到看到蘇圣杰健壯的上身,楊瑩瑩才驚醒過來。

    " 教授,你要做什么?"

    " 我要做你欠我的事!你欠了我的,我今天要連本帶利的都要回來。" 蘇圣杰把健碩的身體壓了上去。

    楊瑩瑩本能的想推,可是又覺得貼著很舒服,她的身體越來越熱,迫切的需要什么。

    ......
  •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伊朗女人下面大

  •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 尷尬!姑娘健完身,脫光走進女浴室,里面竟站著個陌生男人!

  •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美女噴水: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

    我們找到第1篇與美女噴水: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美女噴水: 女人下面被親到噴水是什么感覺 ?

    教授,你好壞

    第一章 話不投機

    癢,好癢,迷迷糊糊中,楊瑩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上有什么在滑動,濕濕的,熱熱的,弄的她好癢。

    " 啪 " 楊瑩瑩就給了那東西一巴掌。

    蘇圣杰可沒有防備,正在吻著楊瑩瑩的身體,卻無緣無故的挨了一巴掌。

    這個女人!還不能對她太客氣了,蘇圣杰的怒氣上來了,他粗魯的把楊瑩瑩身上僅剩的幾塊布給撕裂了,扔在了地上。

    布帛的撕裂聲,把楊瑩瑩給嚇醒了,加上身體的燥熱,她慌亂的睜開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 教,教,教授?" 楊瑩瑩看著眼前放大的完美的俊臉,不可思議的喊出了聲兒。

    蘇圣杰沒有理楊瑩瑩,扯完了楊瑩瑩的衣服,又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直到看到蘇圣杰健壯的上身,楊瑩瑩才驚醒過來。

    " 教授,你要做什么?"

    " 我要做你欠我的事!你欠了我的,我今天要連本帶利的都要回來。" 蘇圣杰把健碩的身體壓了上去。

    楊瑩瑩本能的想推,可是又覺得貼著很舒服,她的身體越來越熱,迫切的需要什么。

    ......
  •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烏克蘭女人下面

  • av黃鱔鉆進女人下面相關文章